秢惞

小透明写手,在线用爱发电

[安雷]关于这只猫是谁骑士大人心里明显没有点正弦函数(下)

小学生文笔

十分欢脱

可能有逻辑问题

剧情有狗血的成分

没有猫,日常由小伙伴提供 @被理综试卷淹没!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有一句话的瑞金和丹秋

我真的是安吹,不是黑

           
15.在格瑞的帮助下,现在我们的安迷修先生就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安静地坐在床上,不顾某喵地挣扎死死地抱住了它,大有一副绝不松手的样子。小黑似乎也被逼急了对着安迷修的胳膊就是一爪子,“还是第一次被你抓了呢,小黑,有那么讨厌我吗?”安迷修语气幽怨得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然而没等小黑有什么进一步的反应安迷修就把它轻轻地放到了脚边,“你要走就走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也就是和当年的恶党一样而已。

          
16.小黑回头看着这个看起来十分低落的人,最后还是用爪子拍了拍那个人的腿。“谢谢你,”安迷修重新将小黑抱在怀里,身子一歪就摊在了床上“要是我当时没有喝醉的话,没有说那些话,是不是他也不会走了呢?哪怕他不喜欢我,在身边看着他也好啊,我为什要多嘴啊?”安迷修的声音中甚至有了一丝明显的哭腔,他絮絮叨叨地讲了一大堆他上大学时那些有的没的破事,听得小黑都想给他一爪子的时候,这人却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我明明最喜欢雷狮了。”震得他怀中那只黑猫抖了一下,小黑瞪大了眼睛,抬头去望却正好看见安迷修皱起了眉头“唔,脑袋疼。”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了,两分钟后,被他抱住的那只黑猫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他,睡,着,了。小黑翻了个白眼轻轻地从他怀里挣脱,想了想,就趴在安迷修的脑袋旁边睡觉了。

                
17.做梦这事儿太常见,比如现在的安迷修就在做梦。他拿着一橙一蓝的两柄剑,雷狮则是拿了一柄自带雷电特效的锤子,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那场面可是真正意义上的一路火花带闪电,吓人。不过没过多久这场战斗就以安迷修被砸在地上告终,其过程简而言之大概就是这样的:不走寻常路的雷狮先生用他的头巾甩了对此毫无防备的安迷修先生一耳光把人打懵了还迅猛地补了一锤子,结束。

               
18.那个雷狮毫不客气地抓住安迷修的领带就往上一拽,一脸的不耐烦“你个怂货!自顾自的说完就跑几个意思?我还有话要说呢,你躲什么!”“我不躲等着你用锤子捶死我啊!!”听了这话雷狮笑了,笑得天真烂漫,特别温柔的,一字一顿的说“那我现在就,捶,死,你,吧?”我说错什么了吗?!你那表情语气和你的台词不是一个画风啊!!!当那锤子离他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安迷修仍不忘在心中吐槽道。然后,他醒了,手机的闹钟响了,嗯,太好了,他没有被捶死。

             
19.安迷修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床上坐起来,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认真地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回忆结束之后,安迷修又用了大概几分钟得出结论:一,酒喝多了真的不好,至少有损形象。二,他昨晚怕不是疯了,委委屈屈地抱着一只猫给它讲述自己的往昔岁月,想想都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啊!安迷修发誓他绝对不会再接触酒精了,绝不!

          
20.做好了觉悟的安迷修突然想起今天要上班,要完。在惊慌失措地穿好衣服后的一秒钟他接到了来自凯丽的电话,大意就是帮他请了假,别傻乎乎的跑来当免费劳力,所以凯丽小姐你为什么不早说。格瑞不是跟你说了吗?嗯?安迷修看了下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经历了一次人生大落大起的安迷修想着反正衣服都换好了,干脆洗漱一下,出门买点东西吧。直到现在,一切都还在他所想的正常的发展中,不过也只是现在了。

               
21.安迷修伸手推开了卧室的门,推到一半时,异变突生。那开了一半的门突然猛地关了回来,把因为还有一点迷糊所以连躲闪的念头都还没来得及升起的安迷修直接拍翻在地上。生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安迷修捂着自己的脸,怀疑自己的鼻子都塌了。外面的人拉开了门,看见瘫在地上的安迷修似乎也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然而听到了这个笑声的安迷修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笑得前仰后合的人,他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22.那人笑着笑着,发现安迷修愣愣地看着自己,眼中还充满了震惊和怀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说正事,他闭上了眼睛,用深呼吸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着他重新睁开了眼睛,露出了张扬又得意的笑容,紫色的眼睛里不见平日的嚣张和傲慢,有的只是温柔。那个人蹲了下来,看着一脸呆样安迷修,轻声说道“早上好啊,喜欢我的安迷修先生。”

            
23.在解开了一些因为小事情引发的迷之误会之后这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雷狮搬到了安迷修的隔壁,过上了明撕暗秀的美好生活。这两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天到晚都在那里明里暗里的,腻腻歪歪的把他们的亲朋好友有意无意的秀了一个遍。众人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我拒绝变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天知道他们到底都经历过什么。有伴的还好,不过其中的有些单身人士就很气了,虽然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弄死这对狗男男,但是他们是不会行动起来的,为什么?谁打得过他们两个?到时候打起来又被秀一波最后心痛的还不是只有自己,何必呢。

         
25.关于小黑的事情嘛,安迷修又不是傻子,他当然有个了不得的猜想,可惜他的求证方式不太对,准确的来说是时间不太对。不太懂行的安迷修明显不知道打断一个正在打歌的音游玩家会发生什么,所以安迷修才问完,某人就炸了。雷·被打断了几百个combo·怒发冲冠·社会你雷总·六亲不认·狮,顺手抄起安迷修给他买的等身锤子抱枕二话不说就捶了过去,吓得安迷修满屋子乱跑,这不是他怂,毕竟在梦里被捶过,还是有一点点小阴影。

           
26.黑着脸的丹尼尔敲开了他俩的门,笑容和善“如果再不安静一点,我那即将被吵醒的室友秋可能会上来跟你们谈谈人生理想,两位考虑一下?”说完之后十分冷酷地转身就走,独留暗自后怕的两人一起安静乖巧地站在原地。秋姐的起床气有多可怕,如果你见识过秋把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的样子,大概就会懂了。

            
27.安迷修回过神时,雷狮已经把锤子横在了他的鼻尖上。“说,要猫要我!”等等这个话题转得这么快的吗?虽然脑子还没有转过弯,但是强烈的求生欲让安迷修马上开口“你,当然是你。”雷狮轻哼一声,心满意足地收起了锤子,接着去打游戏了。老实说当时安迷修其实特别想反问雷狮到底是他重要还是游戏重要。但是直觉告诉他问了可能会死。看着雷狮翘着二郎腿的背影,安迷修微微一笑,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决定先将此事放下,反正来日方长,不是吗?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一下吧(比心心)

[安雷]关于这只猫是谁骑士大人心里明显没有点正弦函数(上)

白嫖了那么久,是时候交一次党费了(已完结,下请点开主页查看呦)

算是第一次发文,心里有点小紧张,有什么问题欢迎指出,还请各位请手下留情哒_(´ཀ`」 ∠)__

小学生文笔

十分欢脱

可能有逻辑问题

剧情有狗血的成分

没有猫,日常由小伙伴提供 @被理综试卷淹没!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有一句话的瑞金和丹秋

我真的是安吹,不是黑

以上都ok的话,以下就是正文了

1.安迷修发现家门口出现了一只小猫,一只全身乌黑,身形修长,拥有一双紫色眼睛的小猫。安迷修并不想养猫,即使如此安迷修也必须承认这只小猫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他产生了一种看到了一片星辰大海的错觉,像极了某人,勾起了一点不太好的回忆,所以安迷修不想养猫。
  

2.虽然并不想养猫,但是善良的安迷修先生还是把那只小猫抱进了家里,外面日晒雨淋的,小家伙还是很可怜的,毕竟骑士道的道义之一是要保护弱小,然后这只猫就理所应当地赖在了家里,赶都赶不走这让安迷修十分苦恼。现在的猫脸皮都这么厚的吗?

3.安迷修只好养着这只猫了,他抱起这只猫凝视它的眼睛,小猫也盯着他的眼睛,一人一猫对视了一会儿,安迷修突然感叹到“你跟那个人真的很像啊,嗯……要不就叫你小黑好了。”这两句话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某喵听后开始张牙舞爪,安迷修觉得它肯定可满意这个名字了,看看它多兴奋啊,小猫还是挺可爱的嘛。
 
      
4.关于可爱,安迷修想收回前言。看到他上个星期才买的那一套玻璃杯只剩下一个的时候安迷修的内心是崩溃的。尤其是看到小黑将魔爪伸向最后一个杯子时他情不自禁的大喊了一句住手,让他惊讶地是它居然真的停了下来。小黑偏头看向它,似乎很疑惑地歪了歪头,摇了摇尾巴,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最后一个杯子拍到了地上,提问,玻璃碎裂的声音代表了什么?答:安迷修碎裂的内心。

       
5.自此安迷修认识到了两件事,第一,小黑一点都不可爱,性格恶劣极了,简直和某人如出一辙!第二嘛,说好了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呢?安迷修表示他绝对忘不了小黑出爪的时突然对他露出的充满嘲讽的眼神,他可以以他的骑士道发誓他绝对没有说谎!

   
6.安迷修现在有点想哭,但是他已经认识到跟一只猫计较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只能安安静静的收拾一堆彩色的碎布和散落的棉花,这些东西在几个小时前还是一只可爱的小马布偶,当时抽奖得到这只小马布偶时他有多开心现在他就有多难过,看看连呆毛都蔫了。

          
7.收拾好的安迷修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小黑也跳到桌子上安静地爬了下来。安迷修抬起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小黑,然后安迷修就震惊了。哇噻,这位小祖宗居然没有一爪子拍开自己的手?抱着试探的心情他又摸了摸,发现小黑真的没有拍开自己。于是上一秒还在为小马布偶哀悼的安迷修在下一秒就沉迷于撸猫无法自拔。他算是真切的明白了为什么有人撸猫成瘾了,这感觉真真是极好的。可惜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安迷修并没有撸到猫,真是可怜。
    

8.回到家的安迷修看到整齐的客厅愣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好家伙,满地的碎瓷片,天晓得小黑怎么打开了柜橱的锁,成精了就了不起呀。安迷修一边收拾地上的碎瓷片,一边思考使用儿童型防摔塑料餐具的可行性。说不定有小马图案的,安迷修美滋滋的想着,然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一块带有血痕的瓷片,锋利的边缘处还有几根黑色的短毛。安迷修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脸色就不太好了。
  

9.“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全程都龇牙咧嘴却还如此安静的猫。”宠物店的助手小姐姐这样说道,“其实也不算太严重,只是被划了一道不算太大的口子,但是开放性伤口嘛,这消毒药一摸还是挺疼的,小黑真是一只坚强的猫呢(笑)。”

        
10.安迷修抱着包扎好的小黑坐在店里的椅子上,小黑也安静的趴着,任由某人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叫你不要搞事情,受伤了开心不? 老是那么作,皮死了。”说着安迷修就给了小黑一个脑崩,这一行为很好的激起了某喵的小脾气,它一爪子拍开了安迷修的手,狠狠的朝着安迷修的肚子上来了一下,然后在椅子和柜台上借了一下力,轻盈地跳到了装饰用的大挂钟上,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高傲模样。安迷修还真拿它没有办法,首先,那一下真的,很疼。其次,他毕竟,真的没有,那么,高。

    
11.因为小黑的原因,安迷修经常光顾这家宠物店,也因此和在这家宠物店做帮工的一位小姐姐慢慢的熟悉了起来。两个人有时也会因为谈论关于宠物的事情而忘记时间,她也经常给安迷修提供不少关于猫的很实用的知识,算是一位十分体贴温柔的小姐姐了。但是即使这样安迷修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告白,老实说这位小姐算是他的理想型了,长得乖巧可爱,性格温柔体贴,也没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但是安迷修拒绝了,说什么小姐你非常优秀,只是我与你不适合之类的话,至于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只有安迷修自己心里清楚了。

          
12.安迷修终于成功地找到了让那只捣蛋鬼安静下来的方法,只需要准备一个夹子,乘着其不备快准狠地夹在后颈上,然后它就会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一整天。当然安迷修贴心的调整了一下,夹起来不会痛,但是小黑明显不想领这个情。所以安迷修好几天都只能厚着脸皮找左邻右舍帮个忙,不然没有夹子,他怎么晾衣服?虽然几天后那些神秘失踪的夹子都出现在了安迷修的床下,但安迷修也明白这个方法可能再也用不了了。

            
13.安迷修找不到手机了,他翻遍了整个家都没有找到,要不是他昨天晚上把手机壳卸下来洗了,而且现在还晾在阳台上,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把手机落在外面了。他当然怀疑过是不是那位小祖宗干的,但是他把它平时会藏东西的地方也都翻过了,没有。小黑甚至在他翻找人家的小窝时安安静静地趴在餐桌的正中央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找了一整个上午的安迷修突然想起一件事,他为什么不用座机给自己的手机打个电话呢?他立马行动了起来,然后他就听到了熟悉的音乐声从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安迷修静静地看着眼神突然移开的某喵,面无表情地将小黑举了起来。好嘛,原来压在身子底下了,而且看某喵表情绝对是故意的,好气呦,安迷修这样想到。

          
14.今天安迷修是摇摇晃晃地进家门的,没什么大事,就是喝多了一点,还麻烦了格瑞把他扶回来。才打开门,一团黑影就狠狠地撞在了安迷修的肚子上,直接把人都给撞翻在地上。罪魁祸首似乎也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用爪子拍了拍安迷修的脸。谁知安迷修突然将它一把抄起就是一个举高高,凝视着那双紫色的眼睛,安迷修表情超严肃的大叫了一句雷狮。吓得某喵就是一个哆嗦,甚至有些慌乱,但是神志不清的安迷修了明显发现不了这个。“嗯?是小黑啊,看错了。”听了这句话格瑞抬了抬眉毛,这也能看错?他瞄了一眼安迷修手上的猫,正好对上了某喵一副风中凌乱的表情。对此,格瑞表示爱莫能助,毕竟自家的那个昨天还说要和他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呢,呵呵。

                                                                                           tbc.

             

谢谢大家的观看,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好嘛(给你们比心心)

没想到都一年了,这可是我玩的最久的手游了。即使哪一天我刷不动了也最多是删游戏,不会退坑的,因为他们那么好啊,不是吗?希望能再与他们度过美好的一年呢,超期待的。

不过真没想到我居然在某一天摸了狗子那么多次,自己都不知道(害怕.jdp)还有小真居然那么爱我的啊ヾ(●´∇`●)ノ
至于毛毛,啊啊啊啊他他他啊啊啊我我我,好幸福QAQ我要上天啊啊啊啊

总之我爱他们,真的很感谢他们给我带来的幸福和感动❤❤❤